《月亮和六便士》周末登台北京梅兰芳大剧院
本报讯(记者 郭佳)文艺圣经般的《月亮和六便士》,被改编成话剧后,将于9月9日、10日登台梅兰芳大剧院。昨日,主创团队举行了共享交流会,在互动环节答复了观众的发问,共享了这部毛姆经典改编中台前幕后的点滴。  小说《月亮和六便士》以画家高更的阅历为资料,描绘了20世纪初,原本在伦敦从事股票生意的“金领”思特里克兰德,忽然在年届不惑时抛妻弃子,抛弃了优裕圆满的日子,漂泊异乡,开端从事绘画创造;从伦敦到巴黎,再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,主人公背离了一切尘俗的道德和观念,忍受着穷困潦倒、疾病缠身,义无反顾地追求着艺术的真理。他的固执,他的献身,他的张狂与冷酷,谱就了一曲跌宕起伏的人道之歌。小说自面世以来,以62种文字风行全球110个国家,全球销量打破6000万册并长时间强占各大图书榜单前三名。  与毛姆同时代的大作家伍尔芙曾说:“读《月亮与六便士》就像一头撞在了挺拔的冰山上,令平凡的日常日子完全崩溃!”这句话也触动了该剧的制作人苏莉茗,她说:“一百年前的欧洲,其实和现在的我国很像,都市文明高度发达,人们如同日子在充足的社会里。可是总有那么一个人会用举动通知你,日子能够有许多退让,而抱负永久不可。那么,你的抱负,你还记得吗?”毛姆也是编剧,但《月亮和六便士》太难改。原小说的“去剧场化”,给了剧本改编李然很大的困难,关于他来说,如何将一个缺少戏曲性的文本,更风趣地呈现在舞台上,透过台词展示人物心里,都是需求处理的问题。  从原著到剧本,都有许多叙述和独白,如何用扮演、舞美和音乐让这一切活起来。伦敦这个地标被设置成一个个结构,伴着华尔兹舞曲,显得整齐、典雅,期望展示出斯特里克兰德在这里遭到巨大的捆绑。而花都巴黎则是浪漫而随性的,斯特里克兰德跟随着心里的激荡张狂地创造。直到去了塔希提岛,舞台回归一片空阔,他却由初始的豪放复归心里的安静。全剧在尽可能尊重、再现原作的基础上,以今世剧场的体现方式,对这一经典故事进行了重现。期望经过对原作文学见识的演绎和对戏曲体现才能的发掘,与观众共享这一经典作品的价值,以及天才、抱负、生命等论题。北京表演后,该剧将再赴上海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